当前位置:首页 >大发五分排列3娱乐 >明星动态 > 正文

邓家佳:把敏感和眼泪都留在了戏里

http://sheepme.com/       2020-01-14       新京报       

  电影《全民目击》

  喜剧之外,邓家佳也在尝试出演一些“暗黑系”角色。 网剧《无证之罪》

  因为参演《爱情公寓》系列,邓家佳有了国民认知度。

  邓家佳身上有着四川女孩特有的直爽气息,除了川妹子的热辣,更多的是沉浸内敛。

  虽然凭借《十全九美》、《爱情公寓》两个喜剧系列出名,但她并没有在“傻白甜”的人设上走到底。作为一名金牛座,她注重脚踏实地地走好每一步,也希望让大家看到除了喜剧以外的邓家佳。

  出道以来,邓家佳拍戏的量不算多,但一直在尝试不同类型的角色。她不仅仅是“小姨妈”唐悠悠,也是电影《全民目击》里19岁的叛逆少女林萌萌,网剧《无证之罪》中命运坎坷的朱慧如。邓家佳从小就是个“逻辑控”,对推理、悬疑的内容非常感兴趣。她喜欢看东野圭吾的小说,喜欢分析主人公的犯罪心理和作案动机。

  在热播古装剧《大明风华》中,邓家佳饰演成长经历复杂又暗藏心机的宫女胡善祥。作为演员,邓家佳展现出了极强的可塑性。“就想趁年轻,接一些和我本人反差比较大的角色,想让大家看到我作为演员的更多可能性。”这个时候,正好“胡善祥”来了,“最吸引我的是她有着极其顽强的生命力,终其一生的追求就是让自己活下去。”

  拍《大明风华》:有时觉得还不如胡善祥

  为饰演好胡善祥,邓家佳看了大量有关明朝的历史书籍,还特意去学了古代礼仪。当时剧组给邓家佳选择了一个远离大部队的中式酒店。在拍摄的八个月中,她减少了与外界的接触,宅在酒店里慢慢地揣摩一个在深宫成长的女人的内心。

  老年阶段的胡善祥是最难塑造的。首先要在形态上找到老年体态,其次要每天凌晨四五点起床化五个小时的老年妆。在台词的处理上,需要刻意去找发声位置,要沉下来,更接近于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的声音。以至于最后在眼神上,她都在找一种看不清楚、失焦的状态。

  除了外形要接近角色,心理状态上她也在寻找角色。这是一个逐步走进的过程,在拍摄前期,“胡善祥”和“邓家佳”一直在她脑子里打架,“不至于吧,胡善祥为什么要这样?这是怎么想的?”邓家佳说,自己是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中成长的,从小都没有受到过所谓“生存不下去”的危机,但胡善祥生活在随时都有可能面临死亡的环境中。邓家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逼迫自己进入胡善祥的生活环境,想象这件事发生在她身上应该是什么状态。“从小目睹亲人惨死,每天都在为生存担忧,胡善祥就像一只活在黑暗丛林的困兽。”这种感觉,邓家佳逐渐找到了,只有改变本身的习惯和价值观,角色的灵魂才能住进来。

  让邓家佳印象深刻的是胡善祥和孙若微(汤唯饰)的最后一场戏,姐姐送妹妹“上天堂”。这场戏剪出来以后长达22分钟,相当于她和汤唯两个人演了半集。

  当时邓家佳拿到这场戏的剧本时,都不知道该怎么演,感觉就像一出很长的话剧。直到现场导演说,中国有一句老话,人在死的时候,会把自己的脚印一个一个地捡回来。邓家佳顿悟,胡善祥是要去回忆她这一生,她要把这辈子的脚印一个个地捡回来。

  “胡善祥这个角色改变了我”,这是邓家佳拍完《大明风华》的感受。“这个女人了了分明,忠于自我。她知道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,想成为什么样的人。”邓家佳坦言,从这一点来说,自己还不如她,“所以我很感恩这个角色给我带来的转变。在生活中我会更分明,更清楚自己内心最想要的是什么。”

  成长:考不进前五不吃饭的学霸做起龙套

  出生于军人世家的邓家佳,从小就有着踏实严谨的生活态度。学生时代的她是学霸和文艺骨干的综合体,经常去参加演讲比赛、合唱团,学习和文艺都没耽误,读高中的时候成绩很好,考不上前五不会吃饭。

  因为长相乖巧可爱,老师经常选邓家佳作为代表参加文艺演出。16岁报名参加电视台的综艺节目,通过展示才艺获得一等奖,让邓家佳对表演有了兴趣和信心,最终报考中国传媒大学表演系。

  毕业后,邓家佳成了“京漂”演员中的一员,没多少戏拍也没什么收入。很长一段时间,只能在北京郊区合租房子。当时的交通没有现在便利,有时为了赶上试镜,凌晨4点就要起床。为了能演上女七号,写了几千字的人物小传也没被选上。家人觉得她太辛苦,多次劝她回四川。邓家佳和家人达成“三年”之约,如果在此期间还没什么成绩就放弃表演。其实,这是她的缓兵之计,暗下决心即使过了三年也会坚持。“表演是一个探求人性的过程。”这一点,深深吸引着她。

  邓家佳说,有些喜剧明星在银幕以外会变得特别闷,但她却是天生就和喜剧有缘:“我在大学演的大部分剧本都是喜剧。第一次演小品就演了一个四川打工妹,全班爆笑。”毕业后的第二年,邓家佳就遇到了电影《十全九美》,因为展现了分寸刚好的喜剧天赋,也让她成为电视剧《爱情公寓2》里的新住户,一个跑了十年龙套也没放弃表演梦想的小演员——唐悠悠。

  在邓家佳看来,《爱情公寓》的特别在于大家聚在一起,在四五年的时间中创造同一个角色。最大的收获是交到一群好朋友,她将“爱情公寓”形容为一个“时间囊”,储存了很多那个时段大家对于爱情和友情的表达。

  从默默无闻到被路人认出,就算将她和唐悠悠画上等号,也不会尴尬。“有次我在澳洲旅游,有个路人特激动地对着我喊,小姨妈,唐家佳(唐悠悠+邓家佳)!哎呀,当时我就觉得好好玩。根本不觉得这是在贴标签,这是观众对我表达亲切感的一种方式。”第一次有了国民度的邓家佳感觉小有成就。

  转型:尝试暗黑角色,自言喜剧比哭戏难演

  某种类型的角色形象深入人心,对演员来说也是一种禁锢。但邓家佳从来不局限于喜剧,她一直都在尝试更多的可能性。

  2013年,邓家佳在《全民目击》这部充满沉重和紧迫感的电影中,扮演一名疑为杀害父亲未婚妻的19岁少女“林萌萌”。让她相继荣获金鸡、百花电影节最佳女配角。演林萌萌时,邓家佳已经29岁。导演起初也有担忧,邓家佳用了半个月时间瘦掉了十多斤,体型上的瘦弱、纤细感更加接近一个少女。

  再次遇到这样“暗黑”风格的剧本是在四年之后——网剧《无证之罪》。在剧中,邓家佳演绎了一位非传统意义上的女主角朱慧如:因为自己哥哥惹上仇家被打成残废,她为筹措医药费而牺牲自己,成了小三。朱慧如没有主角光环,是一个有很多人性弱点的角色,用邓家佳的话说就是“沧桑、复杂、懦弱、揪心。挣扎在命运的旋涡中。”做演员,吸引邓家佳的也是不同角色所带来的这种新鲜感、琢磨感。

  演戏上,她是个对自己很苛刻的人。出演的电影公映,她会买票入场,潜伏在观众中看大家的反应兼给自己挑毛病。听到大家在自己设计的笑点处乐了,她也会跟着乐。如果大家没什么反应,她就会懊悔自己的台词处理得欠火候。“演喜剧比演哭戏难多了,演哭戏时只要真心沉浸在角色中,泪自然就会哭出来。但每次为了逗大家笑,我都会给自己设计十几种表演方式。”

  生活:不做演员,可能会当编剧或是园艺师

  时间回到2006年的5月17日。这天是邓家佳的生日,蛋糕被放在屋子里的某一个角落,电视机被开得很大声,正在转播的是欧洲冠军联赛,巴塞罗那对阵阿森纳。邓家佳是个不折不扣的球迷。看的每场比赛,她都会像小学生一样认真做笔记,每周固定选出“家佳杯”的最佳阵容。这场球赛对她来说意义非凡,巴塞罗那队夺冠,也是最好的生日礼物。

  喜欢看球,很大程度上是受到爸爸的影响。邓家佳从小就被当男孩子培养,从四五岁的时候,爸爸就严格要求她,必须把被子叠整齐,自己打扫干净房间。再大一些,就开始锻炼她的体能,所以她的运动细胞十分发达。爸爸对邓家佳的教育是,可以在家里发表观点,有事就全家投票。

  爸爸是军人,不太会表达感情,此前也很少会主动给邓家佳打电话,有时邓家佳说了一大串话,爸爸就回两字,好的。直到有次回家,邓家佳看到书房有整整两格都是她的资料,第一次上电视、第一次上杂志全部都有,做成档案资料。也正是因为和爸爸之间的感情特别好,促使邓家佳在看到《全民目击》的剧本后,一下心疼起林萌萌,在表演上也借用了和爸爸的感情。

  如果不当演员,邓家佳可能会试着写剧本,或者做一名园艺师。“小时候特想去设计园林,我曾经报了这个专业,现在就自己在家弄弄花花草草。”邓家佳一直都想有一个自己的秘密花园,最外面一层是树,中间一层是阔叶一点的植物,最下面一层是花,中间有张白色的桌子,围了四张椅子,没事朋友们来喝喝茶、聊聊天。

  新鲜问答

  新京报:《爱情公寓》后,你一直在尝试不同的角色类型,并没有一味演喜剧。那个时候是希望不被固定在“唐悠悠”的形象里吗?

  邓家佳:我喜欢的角色,我会尽力塑造好,我希望每一个角色都能够立得住,所以我并不回避之前演的任何一个角色。固定印象这件事的确存在,但也并不害怕,因为内心一直想做一个好演员,所以也有自信突破别人的固定印象。慢慢地通过角色让大家看到,邓家佳作为一个演员,还有更多可能性。

  新京报:你行事风格一直挺利索的,无论是开火锅店还是去年公布了离婚的消息,很直来直去。如何保持这么好的心态?

  邓家佳:我性格确实比较直,不喜欢那些不明朗的事情。主要大部分时间都在拍戏,也没有太多私人空间,另外我的交际圈比较简单,爸妈、工作团队和身边的几个老友几乎是我生活的全部,也是很理想的状态。

  新京报:作为演员,大家会觉得只有大红大紫才是成功,你怎么看?

  邓家佳:其实我不太考虑这个问题,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,遇到这么多好的剧组和角色。我比较喜欢顺其自然,有些东西不用去强求,做好眼前的事情,演着好角色,收获着匹配的报酬和名声,每个角色都有一点进步,就可以了。愿我一直随心所欲,随遇而安。

  新京报:生活中是个爱哭的人吗?

  邓家佳:生活中反而不怎么哭,我所有的眼泪都在角色里流完了,这也是我喜欢当演员的原因之一。拍戏就是一种最好的疏解情绪的方式,其实演员都是很敏感的,但是生活中你又不能活得太敏感,会影响别人,会太过于矫情。所以我的很多敏感和情绪都在戏里得到了疏解。

  新京报:不拍戏时怎么安排自己的生活?

  邓家佳:有长假基本会出去旅行,平时练练瑜伽,看看书。

  新京报:还有很多网友会叫你“小姨妈”,听到这个称呼是什么感觉?

  邓家佳:我想是观众更亲切的一种表达。

  新京报:还会再演喜剧吗?《爱情公寓5》也要上线了,自己会看吗?

  邓家佳:遇到好的喜剧依然非常想演,特别是那种既温暖又有人文关怀的喜剧。作为观众,也非常期待《爱情公寓5》(最终季)上线。

  新京报:现在和十年前拍《爱情公寓》时候的自己相比,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

  邓家佳:了了分明,更懂感恩和包容。

  (记者 刘玮)


关于我们 - 友情链接 - 广告服务 - 我要投稿 - 网站地图 - 免责声明 - 人才招聘 - 联系我们 -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Copyright©2005-2020 CEC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